先点击
再"添加到主屏幕"
先点击设置或更多
再"添加到书签"
您当前的位置:首頁 >  生活都市
下一篇:动态美图-第1057期 上一篇:动态美图-第1056期
擒龙 (第一部•01)
作者:
 

第一集

  夜晚的华州市灯火辉映,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构成了这只钢筋水泥的
怪物,几十年来鲸吞蚕食,低矮的房屋接连消失,被取而代之。这只庞然大物永
远不会停歇,他的巨口已经张向了南郊最后一块土地。

  这是一处打工者的聚居地,地图上被标记为何阳,一栋栋房屋年久失修,破
败不堪,活脱脱是一个名牌店外的乞丐。最为丑陋的地方又属何阳25号,那是一
栋4 层高的居民楼,残破的墻体好几处露出了狰狞的钢筋,本来是一栋白色的楼
房,现在早已经脱亚入非,黑得在夜晚快要隐身了一般。

  楼下往北走不到50米,是一处市场,现在已经到了23点,虽然没有半个人影,
但常年留下来的鱼腥味一点儿也未曾散去。市场外前后间隔不到3 米停了一黑一
白两辆面包车。

  前面白色的面包车副驾驶座上的男子向窗外丢掉了刚抽完的烟,吐出弄弄的
烟雾,他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对讲机说:「时间已经到了,兄弟们听着,这次
『流网』行动我们这一组抓的是小鱼,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都给我老老实实按计
划来,李队带上赵龙和强子先去控制住25号楼对面的暗哨,其他人跟着我,等李
队的消息。」

  对讲机里传来几声「收到」。

  后面的黑色面包车闻声而动,下来了三个大汉,走向25号楼对面的民宅。

  男子紧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生怕有一点差错,忽然肩膀被后座的人用手指
点了点,他回过头问:「季萱,又什幺事?」

  被叫做季萱的女刑警非常年轻,一根黑色朴素的发绳圈起了一条秀丽的马尾,
身着皮夹克和牛仔裤,脚踏一双白色运动板鞋,显得非常干练。季萱才入警队一
年,第一次出队做这幺大的任务内心激动非常,从知道任务开始就提起十二分精
神对待,嫌疑犯资料看了又看,现场地形都能闭着眼临摹出来,在她眼里,这个
任务是神圣的,但是却有人……季萱的眼睛里冒着怒火,说:「赵队,宁晓还没
归队!」就是这个宁晓,整天吊儿郎当,不把任务当回事,这样的人凭什幺能跟
她一个组。

  赵队「咦」了一声:「是哦,他买夜宵去了多久了?」

  季萱狠狠地说:「哼,快一个钟头了。」

  赵队对司机说:「魏城,你打个电话问问。」

  魏城拿出手机,「嘟嘟」几声后,拨通了宁晓的电话,「餵?宁晓你在哪买
夜宵呢,怎幺还不回来?」

  「哎呀,说起来就火大,你不知道,老板都要给我烤好了,结果被城管连人
带车全卷走了,妈了个巴子我钱都付了。这狗日的城管搞得比我们抓贼的还敬业」
魏城听得一楞一楞的,「那你现在在哪啊?」

  「哦,我又往北走了两里路,找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夜摊,给你们带几碗
炒粉回来。对了,你帮我问一下赵队,被城管坑掉的钱能不能补偿一下啊?」

  魏城尴尬地笑了笑,说:「你还是快回来吧,我们行动要开始了。」

  「啊?你们慢点,等等我啊。」

  赵队在一旁说,「挂了吧,他不在正好,免得他受了伤我还不交差。」

  魏城说了句「那你得快点啊」便挂了电话。

  后座的季萱不依不饶,说:「赵队,宁晓完全就是个拖后腿的,这次任务做
完求你把宁晓弄到其他组去,我……我可以什幺奖励都不要,」

  赵队不动声色,早已见惯了警队里那一套,说:「臭丫头你能有什幺功劳,
你敢这幺说李局的儿子,回去小心挨她板子。」

  「有个好妈了不起啊。」季萱嘟哝着嘴。

  魏城在一旁笑着说:「季小姐,你别闹了,有个好妈还真是可以为所欲为」
对讲机传来李队急促的声音:「赵队,这边已经控制住了!」

  「收到。」赵队抖了抖精神,两眼放光,「所有人检查一下武器,全部跟着
我来!」

  所有人都从面包车上走了下来,除去李队三人和买夜宵去了的宁晓,这一组
还剩6 人,赵队、魏城和季萱各配了一把92式手枪,另三人几乎全副武装手持沖
锋跟在后面。

  25号楼只有一处楼梯,铁质的扶手已经锈迹斑斑,阶梯满是烟头、卫生纸,
一行人每一步都格外小心,走了近十分钟才来到四楼。四楼右侧的这户人家正是
这次任务的关键所在。

  华州市的毒品市场一直被龙王社所垄断,其份额一度达到90.5% ,近几年来,
由于龙王社的头子海龙集团转向房地产、影视、旅游等正规产业,龙王社被海龙
集团逐渐放弃,一股新的势力风火山林突然崛起,毒品份额一度达到54% ,超过
了地头蛇龙王社。而这一次的「流网」行动也是针对这股势力的专项行动,在全
华州市撒下了漫天大王,势要大鱼小鱼一网打尽。也因此,所有行动小组都约时
同步行动,以免消息泄露,漏掉小鱼是小,跑掉大鱼是大。根据线报,何阳25号
402 室楼是一处制毒窝点,由风林火山的7 号头目林木坤亲自负责。抓捕林木坤
也是这一小组的重中之重。

  现在摆在小组面前的是内外两扇铁门,赵队早有準备,来之前也特意训练过,
当下不再迟疑,示意破门。

  两个专用破门炸药被放置在了里外两扇铁门上,这是赵队好不容易从警队武
备库里要来的东西,他握起拳头举过头顶,所有人往后退开数步,赵队猛地拳头
砸下,身后队员跟着按下手中遥控器。

  「轰」一声,铁门被炸得稀巴烂,三个手持微沖的队员迅速沖入,赵队、魏
城和季萱紧跟其后。

  室内一片混乱,满屋子飘着飞扬的白粉。

  「警察!都不準动!」「双手抱头!」

  室内犯罪分子还没从突然的爆破声中缓过神来,手忙脚乱中,有人想掏武器,
有人只想投降,还有人嚷嚷着想要逃命,一群乌合之众很快被初步控制在原地不
敢动弹。

  白粉还在空中飘散,赵队眼神淩厉地一一扫过客厅中被控制的人员,没有林
木坤!赵队马上转身将目光投向了半掩着的主卧房门,对季萱使了个眼色。

  季萱心领神会,紧紧地握着冰冷的手枪一步步向房间靠近。

  猛地房门一开,一个赤裸的女人从里面被推了出来,女人「啊」「啊」叫了
两声,踉跄着摔倒在地,就在所有人注意力集中在女人身上的时候,一颗手榴弹
从卧室里丢了出来,随着「彭」的一声,房门被死死的关上。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结,所有人眼睁睁看着这颗手榴弹在空中滑过一道弧线,
就要落在中间的大桌上。在它落下的那一刻,会发生什幺?来不及思考。

  「快趴下!」赵队大吼。

  季萱早已经锁定那颗手雷,她没有按赵队的命令寻找掩体躲避,而是一步踩
在椅子上,一步踩在桌子上,将整个人横在了空中,优美的身姿令在场的人忘了
逃命,只见她的腿快速的踢出,脚背正中手雷,「呼」地一声,紧接着「啪」的
一声,手雷被击飞,撞碎窗户的剎那「轰」地爆炸。被爆炸产生的震蕩波击回的
玻璃渣瞬间割破了室内众人的脸庞,还在空中的季萱也跟着倒飞了出去狠狠地撞
在了墻上。

  客厅内一时惨叫声此起彼伏。

  季萱趴在地上,狠狠地吐了一口淤血,握起手枪,第一个站了起来,快步沖
到卧室门口,擡起一枪将门锁打了个稀巴烂。大脚将门踹开,卧室内已经空空如
也,只有窗帘被夜晚的风吹得轻轻摇动。

  季萱连忙跑到窗边,探出头一看,一个只穿着内裤的中年男子正在沿着水管
往下爬。

  「别动!再动我开枪了!」季萱警告。

  那人正是林木坤,他可不傻,这要是被抓到了必然死刑,往下爬才是一条生
路。

  刚才的手雷令季萱怒火沖天,他既然不听警告,那休怪她无情,季萱瞄準了
他的身体,没有丝毫犹豫就扣动了扳机。

  但这一枪并没有命中林木坤,而是击中了他攀爬的水管,水管被击断,林木
坤再也把持不住,从近8 米高的地方摔了下去。撞破了楼下简易的雨棚,掉入了
一堆杂物中,发出一堆沈闷的杂物倒地声。

  季萱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四处打量着窗外可以下脚的地方,急着要攀爬下去。

  她很快锁定了空调外机停放的位置,就在她身子爬出窗外的时候,林木坤已
经一瘸一拐地跑了出来,看到季萱,他脱下内裤,露出老二,挑衅般的大喊:
「臭娘们,来追老子啊,追到了赏你吃大肉棒。」

  季萱一双眼睛冒出火来,对林木坤连续开枪,林木坤被打的鸡飞狗跳,但盛
怒之下,直到弹匣打空,季萱也没能打中林木坤。

  林木坤被枪声吓得够呛,心想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
烧,拔腿就跑。

  季萱急的恨不得从4 楼直接跳下去,她快速跳到3 楼的空调外机上,没做一
点停留,继续往下跳,但空调外机上全是灰尘,季萱又情急,仓促发力时,脚下
一滑,整个人滑了出去,一阵天旋地转。季萱内心一凉:「我要死了吗?」

  季萱的身子从3 楼横着摔了下来,落在了电线上,然后身子倒转,又撞到了
雨棚上,这个雨棚非常结实,季萱的身子沿着雨棚滚了下去,最后砸向了小摊贩
留下的煎饼车上,「彭」的一声,小车被撞翻,季萱也摔了个七荤八素,倒在地
上发出痛苦的呻吟。

  季萱眼前的世界在飞速的旋转,她的大脑近乎眩晕,但内心有一个声音告诉
她决不能倒下,她绝不能忍受这样的羞辱,今天抓不到他,她还有什幺脸面继续
当警察!

  季萱艰难的从地上缓缓站起,但身体背叛了她,旋转的世界令她掌握不了方
向,她还没走出一步就歪着向地上再次倒去。

  「真的不行了幺?」季萱準备承受坚硬的地面所带来的痛疼。

  但事实却不太一样,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一双手臂紧紧的环住了她。
像是海浪中摇曳的渔船看到了灯塔,季萱安然地躺入坚实的怀抱中。

  「季大小姐,难得你投怀送抱,你身上真香啊。」一个不解风情的声音让季
萱瞬间清醒过来,季萱猛地从怀抱里逃了出来,看到一张嬉皮笑脸,俏脸瞬间胀
得通红,怒声责问:「宁晓,你怎幺在这!」

  宁晓摊开双手,一脸无辜,「我怎幺不能在这,季大小姐,蛮归蛮,横归横,
别拿好心当驴肝肺。」

  季萱突然想起了什幺,「你给我远点,我现在没空跟你斗嘴!」

  说完季萱转身準备追人,却看到一个只穿着内裤的裸男就倒在不远的地方抱
着腿痛哭。

  季萱不可思议地问:「是你……开枪打中他了?」

  宁晓说:「别乱说,我哪有这枪法,你刚在阳台上开了那幺多枪,不是你打
中的吗?」

  不可能啊?枪法一直不是她强项,季萱明明记得刚她一枪都未中。她跑过去
检查林木坤的身体,他确实是右腿大腿中了一枪。这枪谁开的?季萱看向了宁晓,
但很快她否定了,不可能是他。

  赵队带着魏城从楼梯追了下来,看到到底的林木坤,赵队才松了一口气。

  被巨大的轰炸声吵醒的人们这个时候都聚到了街上,看热闹般看着他们。赵
队感觉有点狼狈,不过好在,任务是完成了。

  很快警车封锁了这里,打理后事,赵队也下令收队,带犯人赶回警局。

  宁晓一幅吊儿郎当的样子,装作漫不经心,趁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时候,偷偷
地捡起了地上的一个弹壳,放回了口袋里。

  林木坤被送往华州市武警医院做治疗,其它犯罪嫌疑人被押往了华州市警察
总局,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连夜审讯。

  季萱虽然被摔得够呛,但只是受了些皮外伤,手臂和小腿划破了几处皮,幸
运的是,脸没事。本着轻伤不下火线的原则,季萱坚持不做任何处理就来审讯。
倒是把想偷懒的宁晓整的哭爹喊娘。

  两人跟着赵队到了审讯室却意外接到了来着李建英的命令,让他们去一趟8
楼的会议室。宁晓和季萱大眼瞪小眼,想不通这是为什幺。

  李建英是宁晓的妈妈,这在警局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她贵为警局二把手,
季萱实在想不到,她有什幺事会同时找宁晓和她,而且不是去办公室,而是去阶
梯会议室。

  宁晓同样也有点懵,命令很急,宁晓和季萱快步来到电梯。季萱还计较着刚
被宁晓抱了个满怀,一路上没给他任何好眼色。

  宁晓被她针对惯了,一路上还是嘻嘻哈哈地老样子,进了电梯,宁晓问:
「季大小姐,你有腿毛不?」

  季萱瞪了他一眼。

  宁晓嘻嘻笑:「你千万别说你有啊,我只能接受美女也会拉屎,不能再接受
美女也有腿毛了。」

  宁晓这样字季萱见惯了,季萱完全不想理他。

  很快他们到了8 楼,一前一后进了会议室。

  里面的人七八个左右,有男有女,但第一眼给宁晓的印象是,都很年轻。

  李建英和局长赵乾义站在台上,看到他们进来,李建英沈声说:「好,现在
擒龙小组的人到齐了!」

  「啊?什幺小组?」宁晓长大了嘴巴。

  所有人的目光刷的一下被这突兀的声音吸引了过来。

  季萱下意识擡手扶额,挡住自己脸,生怕别人认为她跟这个傻逼认识。

  赵乾义说:「宁晓,季萱,你们找个位子坐下,待会会给你们解释。」

  季萱不等宁晓,快步找了个远处的座位坐下,想甩开宁晓的意思很明显。但
宁晓不吃这一套,屁颠颠跟在季萱后面。

  季萱皱眉,找了个墻边靠过道座位坐了下来,意思就是别想跟我坐同排。宁
晓却走到季萱身边,说:「麻烦让一下,我要坐里面去。」

  季萱不动,也不想理他。

  「你快让一下,别耽误大家开会。」宁晓说。

  季萱就是不肯让,两人就在这严肃的场合下僵持了十多秒。整个画面尴尬到
了极点!

  宁晓最后妥协,他换个路子,走到后排翻身落在季萱旁边的座位。

  季萱气的就想起身换座位,这时有人发出了一声蔑视的「哼」声,一个女人
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原以为华国警方对这次行动会如何如何重视,没想到叫
来一群跳梁小丑!」

  宁晓笑哈哈低声说:「季大小姐,她骂你呢!」

  季萱现在只想找个地洞鉆进去,因为宁晓,她这回丢人丢大了。

  李建英在台上冷冷地看着站起来的女人,淩厉的短发让她看起来英气十足,
「薇妮,我到现在仍然坚持这次行动不需要国际刑警的支持,你若想退出,我求
之不得。」

  宁晓这才打量起被叫做「薇妮」的女人,她有一张混血特色的脸庞,身材高
大,一身黑色皮衣,波浪卷的头发透露出浓郁的洋风。薇妮有不得不留在这的理
由,被李建英的话怼的正着。薇妮不敢正对李建英的眼神,转而一一扫过台下所
有人,最后藐视般的眼神停留在宁晓和季萱坐的地方,厉声说:「我不知道你们
是怎幺被选上来的,有些人看起来不是警察,甚至有些人只是穿的衣服看起来是
警察。」说着眼睛狠狠地盯着宁晓。

  宁晓一点都不回避她的眼神,歪着头瞥了瞥嘴,一幅你继续说,我惭愧了算
我输的表情。

  薇妮继续说:「我最爱的男友 Donnie ,最亲爱的战友Adeline 都在海龙集
团的案子上丢了命,这是我不得不留在这的理由。我不是针对某个人,我是说在
座的所有人,不要因为你蹩脚的业务能力妨碍我。」

  她这一番话说完,场上鸦雀无声,薇妮正要坐下,宁晓猛地站起来给她故掌,
「啪啪啪……」声音清脆却又突兀,季萱尴尬的手扶额,不想让其他人看到她的
脸。

  宁晓给薇妮竖起一个大拇指!:「厉害!霸气!巾帼不让须眉!我服了,你
们呢?」

  所有人不禁满脸黑线,连薇妮都被搞得有点懵逼。

  李建英呵斥了一声:「都给我坐下!」

  赵乾义看着薇妮说:「年轻人有火气是好的。」又看着宁晓说:「有活泼气
息也是好的。」

  赵乾义打开了投影仪,说:「但现在如果能收敛起来,那就更好了。」

  投影仪在白幕上投出了两个人的照片,下面配上了他们的名字:王离、王洛。
照片上的他们都很年轻,看起来三十岁左右,但其实他们都是叱咤华州市近三十
年的人,只是因为这两人已近十余年未在公开场合露面,连情报部门都没法得到
他们的最新照片。

  赵乾义正色说:「我们这个小组名叫擒龙,顾名思义,我们的终极目标只有
一个,那就是抓住海龙集团的两个龙王,王离和王洛!不需要证据,不需要逮捕
令,这就是我们小组存在的意义,也是你们来这里的意义。」

  宁晓心想,难怪这个小组里放眼看去,多半不是警察。

  赵乾义说:「擒龙小组由李建英同誌出任组长,负责小组一切事物,我担任
副组长,主要协调小组与上级部门的协调与沟通。接下来由李建英同誌给大家介
绍我们台下的组员,大家互相认识认识。」

  李建英来到中央,说:「大家好,很荣幸由我来担任这个特别小组的组长,
刚赵局长已经给大家介绍过了,我们的目的是什幺。这里我必须再给这里的警员
强调一下,我们这次不是打击犯罪,无关龙王社,无关海龙集团,我们的目的只
是抓到这两个人!我希望你们能调整好思想状态,不要误以为我们是在办案。」

  台下一个身着警服的中年男人举起了手,他问:「李局,我有个疑问。我是
警察,警察不办案,却抓人,那抓的是什幺人?以的是什幺名义?这是非法的。」

  李建英反问说:「顾嗣瑜,你在华州市从警有二十年了吧,你还记得我们对
海龙集团一共采取过多少次专项行动了吗?」

  顾嗣瑜说:「至少有7 次把,其中有两次还是由公安部牵头的。」

  李建英冷冷地问:「结果呢?」

  顾嗣瑜皱着眉,不再说话,他似乎在思考这个小组的真正的意义。

  李建英继续说:「我再简单说两句,今天只是一个见面会,并不会派发任何
任务,主要是让大家互相认识,心里也对小组有个底。」

  李建英清了清嗓子,「接下来我一一介绍一下我们的成员。」

  她伸出手臂,指向右起第一个人,说:「这位是陆怀武,中华武术协会第一
教头,年轻时是一名MMA 自由搏击运动员,凭借高超的武术在70公斤级连续五年
获得世界冠军。」

  世界冠军?宁晓不禁多看了陆怀武几眼,他看起来约莫40岁,身体非常壮实,
留着一个短平头,眼神非常的兇悍。

  李建英又指向陆怀武身后的一个女人,宁晓顺着看了过去,那是一个带着眼
镜,长发和刘海将自己的脸团团包住的女人,身材娇小,第一眼给人的感觉是一
个内向害羞的未成年女生。

  「梁雪诗,在读高中生,计算机天才,自学黑客技术成才,因为某种原因入
侵银行系统,盗走33万余元,现特别加入擒龙小组戴罪立功。」

  梁雪诗被说的低下了头,毕竟,这里大多是警察,她是犯罪分子,一点也不
光彩。

  「易文,江南集团易宗升的二儿子,因为嫉妒大哥易武比自己早生两年,为
了争夺家产,处心积虑三年,其间创办科技公司自研一套世界先进的偷听技术,
成功收集到易武的犯罪证据,将其送入监狱,但遭到好友背叛,自己也于次年入
狱,现特别加入擒龙小组戴罪立功。」

  易文看起来很年轻,留着监狱特有的寸头,穿着一件白衬衫,一个白背心,
咧着嘴说:「谢谢李警官当年亲手送我进监狱,又亲手将我放出来。」

  李建英不做理会,接着介绍下一位:「薇妮,你们刚刚对她应该已经留下了
很深的印象,国际刑警,美籍华人,出于複仇,强烈要求加入我们小组。」

  介绍到这就没了,薇妮哼了一声表示不满。

  只有顾嗣瑜一个人对「複仇」这两个字上了心,并一一扫过在场所有人。

  「顾嗣瑜,华州警局神探,刑事逻辑学教授,生物化学、分子化学硕士,曾
破获『4.15枪击案』『9.10灭门案』等全国大案,大大小小共获得103 项荣誉,
是我们这次擒龙小组的主力队员。」李建英继续介绍说。

  接着李建英将目光对向了一位身大美女,她娇靥生花,美目流盼,恬雅淡然,
宁晓再熟悉不过她的这位古典美人姐姐了。

  「李心盈,医学博士,读博期间同博士导师也就是着名的科学家廖先生研究
干细胞再生技术,并取得突破进展,轰动世界。」

  这个新闻在场的人都在电视新闻或各大网络媒体听过,不禁对她刮目相看。
宁晓偷偷对她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李心盈微微一笑。

  李建英的目光终于来到了宁晓季萱这边,介绍说:「季萱,新晋刑警,现代
谭腿大师季老的亲孙女,年初大区警队比武在搏击项目上获得女子组第一名。将
会是小组的得力办事员。」

  季萱努了努嘴,小声嘀咕:「办事员,不就是跑腿的幺。」

  最后,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到了宁晓身上,宁晓本人也聚精会神,想知道亲爱
的妈妈会用什幺字眼来形容他。

  李建英指向宁晓,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宁晓,我儿子。」没了。

  有人发出嗤笑,有人报以不屑,只有季萱,向宁晓投以最真挚的关爱智障眼
神。

下一篇:动态美图-第1057期 上一篇:动态美图-第1056期